文白之爭隨便喊價 根本假議題


教育部審定高中國文新課綱草案卻引發文白比例之爭,有國文系教授認為,文言文還是有實用需求,但較難自學,若斷然減少比例,反而會促發學生到外補習;文白之爭根本是假議題,國家的前瞻計畫,應該把錢放在學生的閱讀能力上。


鄭郁蓁/台北報導

因應12年國教上路,教育部審定高中國文新課綱草案卻引發文白比例之爭,有國文系教授認為,文言文還是有實用需求,但較難自學,若斷然減少比例,反而會促發學生到外補習;文白之爭根本是假議題,國家的前瞻計畫,應該把錢放在學生的閱讀能力上。

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鍾宗憲指出,去年公布的課綱草案訂出文言文比例為45%~55%,是從原本九年一貫部編本的70%為基準調降的,研修小組考量國中文言文已達35%作為銜接,避免跳到55%又太重,因此訂出一個幅度;但課審會高中分組提出30%完全沒有任何依據和說明,根本是「隨便喊價」,才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彈。

鍾宗憲指出,整個華文圈都在加重文言文學習比例,只有我們刪減,現在已經很多高中老師為額外自編教材教學,若減到30%,高中生學習文言文的比例等於比國中生35%還低,到時勢必很多學生會去補習。

成功高中國文老師范曉雯則表示,對高中老師來說教文、白都不難,問題在於目前高中白話選文多偏抒情、敘事和「小確幸」的文章,思辨空間少,加上現代文作者都還活著,人格文字風格還在變,難向學生闡釋。而古文論述文多,例如岳陽樓記,可從知識分子的價值應以大我為考量,而不只是關懷自己的小確性,從兩種價值觀討論再引導學生生命價值,放在課堂教學有更多意義。

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須文蔚指出,文白比例根本是假議題,因為從古至今,都有白話文的存在,例如蘇軾「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詩文就「很白話」。寫作要有可讀性,二者自古以來都是相互融合,難道現在學生念楊牧取材自經典的的「林沖夜奔」,不用回頭讀水滸傳?讀洛夫的《杜甫草堂》,不必回頭讀杜甫詩嗎?

須文蔚表示,國家提出前瞻計畫,應該把錢砸在提升學生的閱讀能力,否則現在學生為了考試,一年看不到三本書,遑論語文能力進步,教育若變成政治操作的議題,非常不值得。

(中國時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828000278-260118

 

文章部分内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