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審委員放話 教部裝聾作啞


如果國文減少文言文。就如同數學只學加減乘除,英文認識ABC。

一句話,用簡單幾個字來表達,就完成了。卻偏偏要寫一堆白話來解釋。

照這種邏輯來看,台語的一些俚語、俗語、諺語也可以必使用了。


在各界對於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問題紛紛表態後,教育部主導的課綱審議委員會27日仍未能作成決議,開了6次會議卻未進入主軸,令人質疑教育部以拖待變的心態,更荒唐的是,教育部竟容忍課綱學生委員在會議中途突然離席接受媒體採訪,大談個人立場!

課審會學生代表、前反課綱運動核心成員的蕭竹均,昨日下午一點多會議中途,竟赫然在教育部門口接受數家電子媒體採訪。

以拖待變 開6次會都無結論 

蕭竹均和另一名課審會學生代表廖浩翔都是反課綱運動核心成員,2015年都曾參與占領教育部行動。過去一年又陸續參與挺同團體遊行、赴環保署抗議台化彰化廠、為原住民傳統領域徒步行走陳情,另對退休教官不宜回聘校園也發表意見;光是過去一個月就密集赴教育部門口抗議東華教授性騷案、學生服裝儀容要求等,可說是非常「活躍」。

但一個禁止媒體進入、審議中的會議,還沒有做出結論,甚至根本沒有審到相關提案,可以任由委員接受媒體採訪嗎?蕭竹均行為合乎議事規則嗎?是不是有影響輿論的企圖?既然由教育部長擔任總召集人,這就是教育部的「主場」,後續該名委員是否應該退出課審會,或至少給予警告,教育部難道不該給個說法?

閉門會議 放任委員離席受訪

此次新課綱國文領綱的審議過程,教育部荒腔走板,製造多項「奇蹟」:首先課審會普高分組竟在一周內自行把選文數量砍半;接著是普高分組不但把唐宋八大家的韓愈、歐陽修擋在門外,連公認台灣古文經典的連橫《台灣通史》、300年前郁永河《裨海紀遊》也被刪除;第三,中研院士、大學教授、知名作家、高中教師被逼得在短短三天內、達成數千人連署反對降低文言比例;第四是閉門會議的課審會大會開到一半,課審會學生代表卻逕自離席,在教育部門口接受數家電子媒體採訪,而教育部竟然稱不知情。

套用世大運的文案「我的主場,我的榮耀」,12年國教課綱是教育部的「主場」,教育部對台灣的教育大計必須有立場,並且為自己的立場負責;推說沒有「預設立場」就不表示意見,那我們要這樣的教育部幹嘛?這真是一場主導者不願承認主場,從而也沒有榮耀的權力遊戲。

(中國時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828000278-260118

文章部分内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