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新化找到「三千具」1915年日本警斬殺台灣人的枯骨!

2014年3月14日臺南市新化區附近防空洞發現多具骨骸,經過整理約有三千多具,這個防空洞由誰所建已不可考,據嘉南藥理大學觀光事業管理系教授陳信安長期研究噍吧年抗日事件(又稱西來庵事件、餘清芳事件、玉井事件)以及當年參予抗日的仕紳蘇有志的外孫陳振淵等口述,這三千多具白骨可能就是一九一五年噍吧年抗日事件中遭日警斬殺的一部分。

當年餘清芳、蘇有志等人在台南『西來庵』發起抗日革命以驅逐日冦建立『大明慈悲國』為號召,率眾攻打日本人,遭日人大批軍警 圍剿抗日義士死亡逾萬人,非常悲壯。凡被捕者均帶到新化頭前溪第四公墓附近砍殺,沒有人敢收埋。當時日警劃定以左鎮菜寮溪為界,將左鎮、南化、玉井三地,十五歲以上男子斬無赦,血流成河,死者難以統計。

這堆三千具無主骨骸,希望台南市長賴清德應該查明來歷,如果是噍吧年抗日烈士忠骸,就該好好處理以安忠靈。

今年剛好噍吧年抗日事件一百週年,而此事件就發生在台南地區,綠色執政一向以「愛台」為號召,希望能藉此事件盛大紀念一番,以慰抗日忠靈!

市議員王家貞、盧崑福十五日要求市府文化局還給噍吧哖抗日英雄應有的歷史地位,針對新化發現疑似抗日犧牲的三千枯骨進行化驗,以還原歷史真相,並在噍吧哖紀念園區新建忠靈塔供後代子孫追悼。

市議會昨下午進行一五年第二預備金動支聯審,其中有玉井噍吧哖紀念園區相關預算。盧崑福指出,文化局之前在新化挖出三千具枯骨,歷史學者研判應是噍吧哖的抗日英雄骨骸,文化局應該枯骨送驗,然後放在公園的忠靈塔特別供奉。文化局長葉澤山答詢指出,三千枯骨現在放在區公所。

王家貞指出,日本人侵台殘暴屠殺台灣人的歷史不容抹滅,賴清德高調祭祀八田與一,卻任由三千名噍吧哖抗日英雄的骨骸放置在區公所,真是情何以堪,她支持盧議員建議,請市政府啟動枯骨化驗工作,還給噍吧哖抗日英雄歷史應有的地位。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

One thought on “台南新化找到「三千具」1915年日本警斬殺台灣人的枯骨!

  • 怒吼
    2017-07-18 at 上午 9:03
    Permalink

    名家專論-新化赫見三千枯骨,台灣人無感
    2014年03月20日 04:10 銀正雄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320000920-260109

    如果這三千具支離破碎的人類枯骨,是集中發現在中國大陸的北京、上海,或隨便哪個省的市郊,美國各大傳媒會怎麼看待?如果這三千具嚴重受損的人類頭蓋骨、肋骨、臂骨和大腿骨,是集體發現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附近某座防空洞,西方媒體能不大事宣揚?如果,這三千具令人慘不忍睹的人類枯骨,發現在金邊郊區某建築物的地底下,則不僅日本NHK會當成頭條新聞,就連一向唯美國馬首是瞻的台灣傳媒,也必群起聲討赤棉波布政權如何殘暴,如何殺人如麻。

    但隱含同等血腥到足以引發國際重視的這三千多具台灣先民骸骨,只因為日前出土在台南新化第一公墓一座廢棄的防空洞內,就只能視為可疑史跡。哪怕台灣史專家也不敢確認這批堆積如山的枯骨,真是民間盛傳在「噍吧哖事件」中慘遭日警屠殺的台灣烈士與無辜青少年。

    歷史告訴我們,有太多人類悲劇常會受到太多政治因素制約;殘酷真相必須被長久淹沒的主因,往往可能出於特定政治立場作祟,或者基於某一政府或某一政黨自身的權謀利害考量。

    西元1945年1月27日,史達林萬萬沒有想到,他的部隊會在這一天意外發現傳說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不但真實存在,而且尋獲這場猶太大浩劫的七千多位倖存者,全皆瘦骨癱病到難以步行,必須靠紅軍攙扶。

    日後隨著大量祕密文件的逐一揭露,世人驚見原來英美政府早在1942年就已獲悉希特勒「清洗」猶太人的計畫。但出於自身戰略利益,不管羅斯福或邱吉爾在決定無視之餘,更飭令媒體封口,要求凡有類似迫害猶太人的德國集中營傳聞,一概視為謠言─即便可能死了幾千人或幾萬人─亦不准報導。誰讓猶太人老在宣稱他們是「上帝的選民」,若在人間不受苦,死後如何進天國?

    畢竟羅斯福總統多少還是信服史達林那句經典名言─殺一個人,理論上可能犯了謀殺罪;但殺害幾十萬甚至數百萬人,就只能成為歷史教科書上的統計數字了。

    進而言之,如果說基於自身國家利益,為數上百萬的猶太人固死不足惜,然則發生在1915年的台灣,也就是乙未之役後20年「噍吧哖事件」的枯骨堆,就更不值得在史書記上一筆,為後人弔念了。

    不就死了三千多個台灣人嗎,為了日本天皇的偉大治理台灣,為了大東亞共榮圈的逐步輝煌建構,八田與一對於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的貢獻,必須被現在的台灣民眾感恩戴德,大書特書,豈可念念不忘那三千多個被日本總督定調的「台灣亂民」,更何況參與抗日的泰半屬平埔族原住民,不是你我熟知的「台灣漢族平民」。

    須知八田與一早在1910年來台灣擔任水利工程人員,4年後更升任台灣總督府的技師。我們以是可加認定,日本軍警在1915年事件後的「清鄉措施」,分別從南化、左鎮、玉井等地,乃至侵入平埔族原住民山區村落,舉凡年滿15歲者,不是抓捕到新營這處防空洞附近,就是送到頭前溪第四號公墓前一一斬首,再將砍下來的頭顱踢入溪流。有誰敢說在總督府任職的八田與一,會不知道這樁殖民政府所犯下的罪惡滔天之暴行?

    顯然八田與一意在選擇性漠視(如同二戰時的德國人),為了自身立場的特殊性,即便死幾千到幾十萬個台灣人又怎樣?宛如新約年代的彼拉多,自認洗過的手是乾淨的,乾淨到足以擘畫嘉南大圳,讓百年後台獨人士必須裹脅媒體,教育民眾不可磨滅八田與一的在台建設功勳,但日本據台時期的殘殺台灣民眾,統統必須遺忘。

    問題在歷史每易嘲弄這幫忘本的台獨分子,何嘗想到今年2月22日蔡丁貴在台南湯德章公園推倒中山先生銅像後不久,噍吧哖事件的三千多具枯骨即告出土,彷彿在向我們控訴湯之日籍生父新居德藏在1915年前,以日本警察身分在當地迫害過多少可憐的台灣百姓。

    但這已經不只是民進黨的責任了,龍應台部長必須知道,文化並非只有商業電影和流行歌的表現,她帶領的部門不是用來專事撒錢和媚俗的。起碼「噍吧哖事件」適逢百年,不能讓三千枯骨嚎哭不已,台灣人持續無感。(作者為作家)

    (中國時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