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富豪何其接近,距人民何其遙遠」的稅改

行政院最近公佈的「稅改」方案,一如預期,對台灣最有錢的富豪大幅降稅。稅改方案中調升營所稅、調降綜所稅最高邊際稅率、取消兩稅合一之扣抵、減半保留盈餘課稅等,我們都持正面立場,也給予財政部掌聲。但方案中將個人綜合所得稅中的「股利所得」挑出來分離課稅,且單一稅率僅廿六%,卻是搏萬世罵名的爛政策,一舉將前述幾項改革的正面意義銷蝕殆盡。

財政部為什麼要別出心裁,設計出一個股利分離課稅的方案?說穿了,就是為了蔡英文「內外資不同稅是心中之痛」的愚蠢評論。這樣的想法,不是經過任何嚴謹的學理分析或廣泛徵詢,而只是來自沒有學理訓練的名嘴,和常伴君側的富人之主張。蔡英文把這個突兀的分離課稅建議交給「使命必達」的林全,就炮製出這次的股利分離課稅方案。然而,「內外資不同稅率」真的那麼嚴重,值得國家領導人心痛嗎?我們只要用一個先前民進黨執政時期造孽的實例,就可以說明真相。

二○○二年扁執政時代,政府根據一群財團老闆所做的建議,提出「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兩年」之議。當時,原本的土地增值稅率為四十%、五十%、六十%三級,減半後即變為廿%、廿五%、卅%。兩年期滿,財政部又死皮賴臉地延長一年。到了二○○五年,財政部乾脆提案修法,將土增稅率永久降為廿、卅、四十%。由於台灣的土地增值稅是以公告現值計算,而公告現值通常只是市價的一半,故前述土增稅的實際稅率其實只有十、十五、廿%。必須提醒的是:當時的財政部長不是別人,正是今天的行政院長林全。

土地增值稅大幅降低的後果是什麼呢?由於我國的個人綜合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多年來都是四十%,對於適用最高稅率的富人而言,土地增值稅率的大幅下降,便為他們創造了一個「土地投資所得適用稅率」與「其他所得適用稅率」之間的缺口。這個稅率差距,比內資/外資之間的稅率差,要嚴重許多。因為內資/外資的稅率差只影響金融資產的流向,而土地投資所得與非土地所得的稅率差,卻嚴重影響富人的實體投資方向。

由於土增稅率的大減,許多富人遂將其投資由實體經濟轉向土地買賣。一般人平均二、三十年才會買賣一次房地產,因此,土地增值所得的比重微乎其微。但資料顯示,在二○一五年,若以實價計算,最富有家庭組每年平均的土地增值所得,其金額幾乎等同於其綜合所得。可見,相對於一般人,富人炒作買賣房地產多麼頻繁。
由於當年土增稅下降的錯誤政策,造成土地投資炒作所得與其他所得的稅率差,對此,蔡英文有沒有感到是心頭之痛呢?顯然沒有。但是,所有關心台灣年輕人心聲的民眾,都該為這項民進黨執政所創造的稅率差感到心痛。眾所周知,台灣都會區的房地產價格狂飆,與十五年前土增稅大降難脫關係。十幾年下來,不斷飆漲的房價造就了台灣都會區勇冠全球的「房價/所得」比,二○一四年是全球第一,比紐約、香港尤甚。這麼高的房價,使得年輕人買不起房子,或為了把大部分薪水拿出來付房貸和房租,生活品質下降。高房價也逼得年輕人不敢結婚,間接惡化了台灣的低生育率。高房價更使年輕人鬥志消沈,磨耗其銳意與拚勁。

如果有什麼稅率差造成嚴重後果、有什麼稅率差讓整個社會心痛,它絕對不是股票市場的內外資稅率差,而是十五年前民進黨執政期間創造的「土地所得/非土地所得」的稅率差。從這次的稅改方案,我們只能說:蔡英文的痛與富豪何其契合,又與人民何其遙遠!做為當年的財政部長與今天的行政院長,林全的稅政對富人何其親切,又對年輕人何其疏離!

來源:udn.com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