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學納執政黨附隨組織?蔡英文正在寫歷史

2018戊戍年新春開工上班日,一群 台大教授上凱道向蔡英文總統拜年,不討紅包、而是討校長,台大教授拿校旗、唱校歌走上凱道,台大校史將留新頁;同時,蔡英文和潘文忠也正在寫歷史,寫他們締造的台灣 高教黑暗史。

這個政府侈言台灣高教要打國際盃,卻一再以政治動作,讓已經懸缺8個月臺大校長繼續難產,國際競爭力分秒必爭,「卡管」的結果,只會讓台灣高教在國際「卡位」的日子遙遙無期。

因為 管中閔的顏色不對,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從特定媒體、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立委、監委到 教育部,在獨董、論文抄襲上,無視法律專業見解,不斷死纏爛打。可悲且可笑的是,從不見政府用同樣的精力,去為台灣拚經濟、拚國際競爭力,卻幾乎是傾洪荒之力在阻撓管中閔當台大校長。

一旦「拔管」成功,等於宣告大學自主精神已死、台灣高教已死。當大學校長只能找顏色正確、政治正確的人選,大學豈不變成執政黨的附隨組織?民進黨機關算盡,要把婦聯會和救國團等打成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如今卻隱然要把台灣所有大學,納為執政黨的附隨組織,豈不荒謬?

蔡英文總統派了潘文忠掌教育部,已是重國教、不重高教,如今十二年國教課綱還未孵化,另一方面還意圖打趴台大。整個「卡管」事件中,教育部以下駟對上駟,任由人事處長連狂發政治語言,在台大師生抗議下,今天只派主秘接見, 不見部長和政次的人影, 輕蔑台大莫此為甚。

大學教授是一群斯文人,上街頭抗議也是訴之理、動之以情,不似街頭出身的社運團體,會長期埋鍋造飯。今天台大人上 凱道首發怒吼,如果這個政府還繼續政治重於教育,若等到教授集體出走那一天,向下沈淪的就是整個台灣競爭力。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