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寬敏這樣的「台獨」才是出賣臺灣的人

前幾天,台獨大老辜寬敏指責說“兩岸一家親”的臺北市長柯文哲是敢於出賣臺灣的人。柯文哲是否敢出賣臺灣,自有歷史評說,倒是辜寬敏是怎樣一個人,他的台獨同道早已對他有過結論。

1984年,民進黨新潮流系的出生地《新潮流雜誌》(新潮流系由該雜誌採編人員發展而來)第十期,以“我投降,故我在一一辜寬敏的台灣路線”為題,對辜寬敏進行剖析。文中寫道“他自始至終,顯示一個權貴後代搞革命的局限性。他的反蔣,植根於投日,他的投日,根植於戀棧權貴,而當日本人無法保護他的權貴時,他只有投向另一個主人”。

是的,辜寬敏是權貴後代,或者就是權貴。而他的身價則來源於日本對臺灣的殖民統治。

1895年6月3日,日本近衛師攻佔基隆,兵鋒直指臺北。6月8日,日軍在辜顯榮的帶領下沒費一槍一彈進入臺北府城。此後,辜顯榮隨著日本殖民者的鐵蹄一路南進。他勸降了老家鹿港城的守軍,日軍兵不刃血地佔領鹿港。他勸降義軍投降日本殖民者,導致無數軍民被日寇砍下頭顱。就著臺灣抗日軍民的鮮血,辜顯榮也完成了艋胛浪人到臺灣權貴的蛻變。

臺北大稻埕歸綏街的榮星幼稚園,曾經是辜顯榮的住宅。相傳,發跡後的辜顯榮每日下班回家時,總有無數僕役列道兩旁恭迎,大稻埕的孩子飛奔靠近,希望一睹辜顯榮的豐彩。這個儀式是日據時代大稻埕的一道風景。

效力於日本殖民者的辜顯榮,也在殖民者那裡得到了豐厚的回報。辜顯榮出任臺北保良局長、保甲局長,協助日本人鎮壓臺灣人民的抗爭,最後成為日本貴族院議員,取了鹽業、糖業、樟腦專賣權,甚至還販賣鴉片,財富遍及全台及日本。辜顯榮的財富來自日本殖民者給予的特權,也更依賴於日本人的保護。

在日本殖民時代,臺北流行一個辜家的笑話。說辜顯榮到日本拜訪離任的民政長官後滕新平,寒喧著,後滕問,最近來可好?辜回答,我快要淪為乞丐了。後滕詫異道,怎麼可能?官鹽大賣狀夠你幾輩子都吃不完喝不盡的。辜說,可是已經收回去了。後滕大怒,立馬去找議會。

後滕新平是日本殖民臺灣時的第四任民政長官,也是任職時間最長的民政長官,他鎮壓了柯鐵為代表的臺灣義軍的抵抗,主導了臺灣的近代化建設,是日本治台有功人員,日本貴族院終身議員,說話當然夠份量。所以,沒多久,各類專賣又回到了辜顯榮手中。所以,辜顯榮靠日本殖民者致富,也終身為日本服務,他知道只有投靠日本人才能保住他的家身。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