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姚元潮告密?紀政道歉了 並說可以接受代表R.O.C出賽 未來不再出席相關活動 網友:那當初為何不用「中華民國」正名?

「飛躍羚羊」紀政近日因為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案,意外引發社會議論,甚至飽受批評,而身為公投提案領銜人的她,在今天發出聲明重申,「我不支持Chinese Taipei,但是TAIWAN或R.O.C我都可以接受」的個人立場,對於本意遭到扭曲讓她感到相當痛心,未來也不再接受任何媒體訪問或出席相關活動

「人不是活在解釋當中」,認識我的人,應該不會訝異從我口中說出這句話,因為這輩子我不知道說過幾次了!

這陣子,不論是媒體、網路、社群軟體等等,都有很多與我相關的訊息,我坦白說,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看,反倒是關心我的親朋好友個個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著問我:「他們說……,你為什麼不解釋?」凡事解釋,不是我的人生態度,但是,最終我還是不敵親友勸說,透過這封信向各位說明這段時間我所得知「被錯誤傳遞或扭曲我意思的訊息」。我真的由衷希望,媒體可以公正報導,國人可以理性討論,政府可以重視民意,政黨可以停止惡鬥,世界各國可以基於公平正義而正視台灣所遭受到的各種不合理對待。或許你會說我天真,認為我在作夢,事實上,我對台灣還有期待,否則我不會選擇放棄在美國的一切回來台灣,我要跟各位說:這就是紀政!

據我所知,目前所有的公投提案中,沒有一個是「以中華民國(R.O.C)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賽事」或類似的。我必須要說,我在乎的是「Chinese Taipei不是我們國家的名字」,不論是中華民國(R.O.C)或是台灣(TAIWAN),我都支持。因為運動員時期的我,分別曾經以「TAIWAN」和「R.O.C」出賽,這是我所經歷過的,看見現今運動員只能以Chinese Taipei出賽,我感觸很深,更是難過。

國際間習慣以台灣(TAIWAN)來稱呼我國,已是常態,國人也是如此。因此,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其他國家用TAIWAN稱呼我們,可以!當國人說我來自台灣,可以!但是說我國運動員代表TAIWAN,就是台獨!很抱歉,這樣的邏輯我無法認同。

這段期間,我接受各方邀請去宣傳公投行動,說明自己的經驗,幾次之後,我發現我只有一個身體一張嘴,這樣單槍匹馬四處奔走不是辦法,因此在6月份時請同仁幫我做了一張說帖,讓「它」成為我的分身。在這張說帖中,有一段文字的標題寫著「有人說:連署公投=支持台獨 NO」(其餘內容請詳閱說帖)這是我的立場,我相信已經表達非常清楚。我知道,有人質疑目前看來支持公投的人都是所謂的「台獨份子」,我必須要說,台灣是個民主國家,不論是偏統還是偏獨,都應該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更何況,身為這項公投提案「領銜人」的我,沒有權利或義務要針對所有支持公投運動的人進行審核,以確保他們的立場或理由都跟我一樣。

很多人說,這項公投要用TAIWAN的名稱出賽,就表示連國旗、國歌都要換掉。我從未如此主張,也不認同有人自行揣摩公投主文中沒有提到的內容。公投是我國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絕對要尊重,國際奧會也有相關的規定,這也必須尊重,絕非公投過了就可以不理會IOC,自行改名去參加國際運動賽事。公投是民意的展現,而非違法的要求。

許多人以一張舊報導(照片及文字)來質疑我,說我曾經講我是永遠的中國人等等,對此,我必須還原當時的情境。當年,是我運動成績的高峰,屢破世界紀錄,在美國讀書及訓練的我,曾代表學校及所屬俱樂部出賽,因此,當國外媒體問我是否有可能代表美國出賽時,我回答:I’m Chinese, the blood flowing in me is Chinese, my heart is Chinese. It’s impossible for me to compete for USA. 若以中文翻譯來說,我想表達的是華人,因為我是華人女性第一位在奧運田徑項目奪牌的女性,但是,當某些媒體要將Chinese翻譯成中國時,不就像是現在的Chinese Taipei所面臨的狀況一樣,某些國家或媒體翻成「中國台北」,而我們翻成「中華台北」。

到目前為止,坦白說,我對連署的狀況並不滿意,因為對我而言,這項公投應該是不分藍綠都要支持。我必須要說若有民進黨支持,絕對不會連署得這麼辛苦、這麼不理想。而扯到利益交換,更是無稽之談。當年我在運動成績高峰時,我所穿的衣服跟鞋子都是愛迪達,某天,愛迪達的老闆邀我去他們家作客,在我離開前,他們給了我一張空白支票。身為一個短跑選手,釘鞋是我很重要的武器,各位應該很清楚如果我接受了,就代表我喪失了選擇自己武器的權利,因此我拒絕了。當一張空白支票在眼前,我都拒絕了,我又何必以支持公投之名去私下換取利益呢?

很多人不知道,我在田徑協會服務時,曾經到國際法庭控告國際田總撤銷我國田協會籍,最終因為勝訴才得以保有我國田協會籍。而勝訴的關鍵是我親自到倫敦找到當年我國田協申請加入國際田總的文件中,所主張的領域範圍是台澎金馬,而非全中國大陸。在爭取奧會會籍及奧會模式的簽訂過程中,我唯一參與的是與楊傳廣大哥「受邀到日本名古屋以選手身份發言」,會到名古屋是因為當時國際奧會的執委會在那裡舉辦,而相關人員也提供文稿給我做為發言參考。因此,我個人並未奔走爭取奧會模式,但在當時的氛圍下,也是必須接受的,雖然我不知道是誰決定選擇以Chinese Taipei之名,在那個年代,是非常有可能經過總統同意的。

兩年前,日本民間團體在街頭發起連署行動,支持以台灣(TAIWAN)取代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參加2020東京奧運,據我所知,這是公投提案的起源。實際上,這項公投的發想、文字擬定、推動策略規劃等工作,我都沒有參與,這些事情是由「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小組」(簡稱行動小組)所負責,我只是在今年初受行動小組邀請,配合中選會規定擔任「公投提案領銜人」,同時,也列名在共同發起人之一。

我的愛國心從年輕到現在,從未改變,到現在我的背包上還是有繡著「中華民國」的國旗和台灣島形狀的各種吊飾。我必須要重申,我對於傳遞錯誤訊息、惡意扭曲我本意、胡亂揣測我意圖的人,我感到非常失望及痛心。因此,我決定在發出此聲明之後,不再接受任何媒體訪問及出席相關活動,期盼社會各界能夠回歸理性、根據事實、釐清真正原因,正視台灣所受到各種不合理的打壓行為,我不願意看到台灣人民互相責怪,面對國際劣勢,我們應該要團結才是。最後,非常謝謝各位的關心!

另外,針對各位對我或公投運動的相關質疑,我也表達如下。

1.媒體報導我指姚元潮先生告密,其實原意是想表達「告狀」。當接受媒體詢問有關是否認為姚元潮先生寫信去IOC告密時,我並未仔細斟酌文字使用,立刻呼應,因此造成媒體及輿論一直強調我指責姚先生告密,在此,我必須明白表示我對「告密」二字的使用不當,非常抱歉。

2.若政府願意透過中華奧會去向國際奧會提出申請,確實不需要採取公投方式,但是目前沒有這種跡象,因此,公投是民意展現的合法管道,也是不得已的選擇。

3.面對中國大陸的各種打壓,台中東亞青運只是其中之一,光是這段時間,就有國際各航空公司改名、巴黎同志運動會代表團名稱被迫修改、亞洲U19橄欖球賽主辦權差點被拔、台灣舞蹈團赴義大利演出的識別證國旗問題等等,已經無法細數,國人應該團結對外,而非相互內耗。

4.現今運動員只能用Chinese Taipei出賽,並非他們的選擇,我相信他們的國家在心中,我相信他們不會忘記他們來自哪裡。請勿將矛頭指向運動員,但也請勿利用運動員。公投在推動過程中,許多人希望我去找現役運動員,我堅決反對,因為我認為現役運動員應該要專心訓練和比賽。

來源:udn.com

圖取材自網路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