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震撼彈!資深媒體人指黃國昌若投向柯 蔡選舉將接近終點

2016年大選,時代力量選前之夜,台北市長柯文哲(中)曾為立委候選人黃國昌站台。對於柯P新政黨是否吸納黃國昌,引發政壇關注。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籌組新政黨「台灣民眾黨」,外傳新政黨可能吸納時代立委立委黃國昌。資深財經媒體人胡采蘋在臉書貼文指出,對於黃國昌是否脫黨,她心急如焚,心情跟行政院前院長賴清德宣布參加總統初選那天差不多沉重;黃一旦投向柯,蔡英文總統的選舉可能就非常接近終點了。

胡采蘋貼文如下:

柯文哲的組黨消息傳出後,很多人messenger給我,說這幾天的貼文預測神準,但其實我並不是預測的。在北京的幾年,身處所謂公知圈,我親身經歷中共用這種一日一爆料,連環猛料對決的方式,一路痛打知識偶像,把「公知」這個詞,從受尊敬、背負期待的正面意義,打成了幾乎跟髒話差不多的負面詞語。

我並不是預測神準,我是親身經歷過那些背負期待的公眾人物,如何被遭受控制的輿論環境、被網軍掌控的言論版面、被大量製造的似是而非語言所摧毀(就例如藍綠一樣爛、台灣價值是屁、統獨是假議題之類)。餵料給像黃國昌、王浩宇這樣的大砲型人物,讓公知圈彼此反目成仇,都不算太狠毒的事情,你知道他們經常餵錯誤的料給這些人,讓他們爆料出來以後身敗名裂,甚至送錢上門裝作高額稿費、送女人上門裝作真情流露,然後反咬一口說你貪汙、強姦,讓你百口莫辯。這種事情太多太多了,就這樣,我眼見圈子裡的朋友四分五裂,再也不能形成有力的聲音。那些真正貪汙、強姦的人,倒是過得十分爽快。

這兩個月下來,我猜對了一些事情,但很遺憾那都不是用猜的。我是在懷疑對方的情況下,猜測他的行為模式可能是什麼,非常糟糕的,一次次預測成真。連續的爆料,從國安煙到高璐,到民進黨議員爆料深喉嚨,你沒有感覺到那是什麼,你為那些事情感到義憤填膺,你像一個受到委屈的人反擊對方、強烈不滿。

對的,那就是這一連串事件的用意,讓所有反統一、反中共的政治實力分崩離析。因為你是一個好人,你不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壞的人,你根本不知道要防備。而從一連串事件中受益的人、你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的人,你就一定要非常注意,因為他才可以兩面欺騙。教父說過,誰叫你談判,誰就是奸細。你看不清楚的人,就不應該相信他。

對於黃國昌是否脫黨,我心急如焚,心情跟賴清德宣布參加初選那天差不多沉重,我認為黃一旦投向柯市長,蔡總統的選舉可能就非常接近終點了。

黃並不是一個壞人,就像我過去所有的公知朋友一樣,他們都不是壞人,可是他們沒有防備這世界上有壞人,裝成善良的樣子接近他們。你知道,在一個很混亂的局面裡,你能很清楚判斷你對他的情緒、對他不需要猜、你的情緒很直接的人,通常都不是壞人,即使他的氣焰真的很令人難以忍受。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這麼討厭中共,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他們挖掘人性惡的一面,讓人與人彼此不再信任,看不見全局,只能依靠黨的指揮才能保持秩序。

連續兩個星期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關係迅速走到惡劣的極端,一連串的連環爆料我不相信這是巧合,就發生在有人宣布組黨之前,究竟誰是最大的得益者。

在這裡我想呼籲所有民進黨支持者停止對抗黃國昌,就像我在初選時呼籲大家不要攻擊賴清德一樣,我知道大家都很生氣,但生氣的時候我通常會忍著不做決定,因為我知道自己可能會壞事。

1950年蘭德公司提出「囚徒困境」理論,經典的囚徒困境如下(不好意思這就是我直接改寫維基百科的所以你可能覺得很熟悉XD):

警方逮捕甲、乙兩人,卻沒有證據證明兩人有罪,於是警方分開二人,並提供以下選擇:

① 若二人都保持沉默,二人同樣判監半年。

② 若一人認罪並指控對方,但對方沉默,此人即獲釋,而沉默者判監10年。

③ 若二人都互相檢舉對方,兩人都會判監5年。

雖然①是最好的結果,但認罪通常才是人在這種處境下的選擇,因為大家都害怕最壞的結果,然而對個人最好的選擇,未必是對集體最好的選擇。

小英的民調從悲慘的12月一路走到現在,過程十分辛苦,我也以大家為榮。現在只有所有人一起收手,我們才有可能拿到最好的結果,我知道這很難,但這真的是現在我最希望發生的事情。

新聞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