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黑白集/血衣和課審委員

駐台港辦收到紅漆「血衣」及冥紙的恐嚇包裹,抗議港府鎮壓「反送中」,警方通知林姓大學生到案。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香港駐台北經貿辦事處近日收到一包「血衣」、冥紙和恐嚇信,抗議港府「鎮壓」反送中運動。警方查出寄件者是一名林姓男大學生,傳喚到案後,這名男生聲稱他是「善意提醒」,沒有恐嚇意圖。

這個警方姑隱其名的男大生,其實大有來頭,他是現任教育部課程審議會委員——靜宜法律系三年級的林致宇。林致宇揚名立萬早在四年前就讀高中時,當時他參與「反課綱運動」反對馬政府的課綱,且曾率眾占領教育部。此後,他便成了民進黨屬意的少年英雄,教長潘文忠兩年多前即邀請他出任課審委員。

林致宇要聲援香港學生,應有很多方式可表達關切;他卻選擇用紅漆染成「血衣」,加上冥紙及恐嚇信,還辯稱自己只是「善意提醒」。兩年前,他在課審會主張降低高中國文的文言文比例,痛罵「唐宋八大家是造神」、「余光中沒資格被稱作文人」,因而接到了不明的恐嚇電話。當時,他大動作報警,並不把對方的恐嚇解讀為「善意提醒」。

多虧蔡政府的慧眼識英雄,一個不知文化為何物的台獨小將,卻在綠朝變成了威風八面的課審委員。不僅如此,他更將其無知和粗鄙升高為國際級的義勇,向駐台單位寄出恐嚇血衣。試問,這對今天讀經他審議之教科書的高中生而言,會是什麼感受?

近一個月,台灣不少人因傳發所謂「假訊息」遭到法辦。兩相比較,改寄血衣似乎比較英勇,或者應先出任課審委員?

新聞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