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國際機場必須變醜,照見桃園幫的低能

桃園機場擬更改第三航廈天花板設計,造成工程延宕。 圖/桃園機場公司提供


歷經南方澳斷橋事件,民眾剛領教了民進黨「高雄幫」及「台南幫」人馬對台灣港務航運的低能治理。事隔半月,桃園機場地勤事故連連,加上第三航廈多次流標延期還蓋不起來,人們又見識了壟斷航空事業的「桃園幫」不及格的管理成績。台灣的國家門面,國家的海空聯通要道,在民進黨派系的爭食盤踞下,競爭力不知被置於何地。

由於桃園機場目前兩個航廈的運量已漸不敷所需,亟待增建第三航廈來紓解空中交通的壅塞。蔡政府上台後,當年七月先啟動頭期的「滑行道遷建及雙向化」工程,次年展開主體航廈工程建設時,卻接連三度流標,使得原訂二○二○年完工的第三航廈至今懸宕。第三航廈原本核定的施工期程為五十二個月,以此推算,即使今年底前能順利招標,至少要到二○二四年後才可能完工。一項國家重大工程,一拖四年,蔡政府這樣的效能如何能推動台灣的發展?

第三航廈數度流標,根據桃機公司的說法,主要是由英國團隊設計的波浪型外觀及十三萬朵花瓣造型鋁管構成的雲頂天花板興建成本及難度太高,沒有廠商願意承接。也因此,桃機公司主張改變設計,取消波浪屋頂改為平頂,取消玻璃天窗,減少玻璃帷幕厚度,並將十三萬朵鋁花削減為九萬朵。桃機公司今天將正式向交通部提出修減設計報告,交通部長林佳龍也不反對變更設計,只求早日完工。

第三航廈設計當初之所以開國際標,就是希望代表國家門面的國際機場展現不凡的風貌,以提升國內外旅客對台灣的印象。孰料,招到了一流的設計圖後,民進黨政府耗費了三年多卻只得到「做不到」的結論,要把它變回平凡的三流造型。這種「化神奇為腐朽」、「仙女變村姑」的執行能力,與蔡政府三年多來「好說大話、只做小事」的真相恰成正比。

試想,第三航廈每年載客量高達四千五百萬人次,蔡政府卻只編列七百多億元預算,以致弄到多次流標。甚且寧可削減設計,使國家門面變醜,也不願提高招標價格,這展現了什麼國際觀?相對的,高鐵南延計畫每天只多服務不到四千名旅客,就要花掉五百五十億元;而蔡政府為了買票,就要硬幹。兩相比較,蔡政府對待桃園機場之剋扣,比起擴充高鐵南延之豪奢,顯得多麼短視近利而偏頗。

三航廈的興建波折,除了預算不足,更大的問題在於主事者的能力。近兩任交通部長吳宏謀及林佳龍均非交通專業出身,桃機公司董事長王明德則是桃園市前副市長,是受桃園市長鄭文燦提拔而登上這個寶座。這種不問專業、只問關係的人事分贓,從稍早陳菊的「高雄幫」、賴清德的「台南幫」,到鄭文燦的「桃園幫」成形,都不斷把國家大計交到地方人士手裡。除了桃機公司,包括從何煖軒過渡到謝世謙的華航,民進黨桃園前立委郭榮宗擔任董事長的桃勤公司,都顯示「桃園幫」如何經由政治網絡壟斷了國家的航空事業。

這種以地方派系人士為基礎的航空治理,顯然無法因應台灣的國際化發展。桃機公司連三航廈的設計圖都無法實現,只是其中一端。且看,桃園機場近半個月來意外事故頻傳:本月六日,發生桃勤地勤人員拖行一架日航波音客機進入停機坪時,因操作不當,使飛機左翼發動機整流罩撞上空橋;兩天後,又發生因拖行不當,造成一架阿聯酋航空班機鼻輪受損。今年以來,這類地安事件已經發生八起,顯示螺絲鬆脫問題極為嚴重。

三航廈一拖四年,就算蔡英文能連任,直到她下一屆任期結束,可能都未必看得到這個新航廈完工啟用。何況,那還將是個外觀打折、且失去環保寓意的航廈。這個變醜的國家航廈,也將留存著民進黨及「桃園幫」無能的倒影。

新聞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nooho.net